领航者|中国证券市场奠基人高西庆:股市大跌时政府和民众应该做什么?

本来市场它有市场的规律,市场到了一定程度,跌到一定程度要往上走的。可是如果有一只看得见的手进来干预一下,那这个因素不可测的情况下怎么办呢?短期行为是最理想的、最理性的。”

——高西庆


领航名人馆——高西庆

1981年 获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法学硕士学位

1986年 获美国杜克大学法学院博士学位

1988年 回国任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

1989年 参与创立中国证券市场联合设计办公室

1992年 中国证监会成立,任发行部主任兼首席律师

1999年 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

2007年 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

2014年 任清华大学法学院全职教授


上周一,美股暴跌引发全球股票市场震荡下跌,周二,受隔夜美股暴跌拖累,亚太股市全线重挫,沪深二指亦不例外:沪指下跌3.35%,报收3370点;深成指下跌4.23%,报收10377点;创业板下跌5.34%,报收1598点。香港恒生指数收跌5.1%,报30595.42点。


在股市爆跌时,政府应该做什么?股民又应该期待什么?欧美等成熟市场是如何应对的,有什么经验可资借鉴?


本期《领航者》专访中国证券市场的奠基人高西庆,听听他对于股市有什么样的看法和期待。


创立证券市场背后的故事


在 20 世纪八十年代末,历史给了高西庆一个宝贵的舞台。1987 年,美国发生了巨大的金融危机,当天纽约总领事馆的朋友邀请高西庆给许多媒体和窗口企业讲解金融危机。


渐渐地,高西庆发现国内有许多人对证券市场感兴趣,大家对于金融改革、银行分级、证券市场都有概念。但当有人提议回国搞资本市场时,高西庆也隐隐担心:这毕竟是资本主义最重要的核心,能否为国家所接受?

于是他们开始讨论,讨论了三天,想出工具论、组织机构,撰写白皮书,一切就这么开始了。


我们当时就想出一种理论,叫做工具论。就好像机关枪一样,红军拿来就是替红军打仗,白军拿去替白军打仗。”


美国应对金融危机:我们能学到什么


近 30 年来,美国发生过两次重大的金融危机。


1987 年 10 月 19 日,华尔街股票市场发生了史上罕见的暴跌狂潮,当日道琼斯指数收盘时跌幅超过 20%。全球股票市场应声狂跌,上市的 5000 家公司股票价值损失等于法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当天中午,股市已跌 20% 的时候,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找到纽约股票交易所主席 John Phelan,希望他能暂时关停市场,让市场冷静一下,但被拒。John Phelan 顶住压力,保持交易所开放,直到规定的闭市时间,避免了更大的恐慌出现。第二天,欧美市场开始纷纷回调。而香港股市直接关停四天,一周之后再开市,继续连跌好几天。


还有一次是 2008 年 1 月 21 日,黑色星期一再次来袭,当天伦敦、巴黎、法兰克福、新加坡、香港、上海各地指数跌幅均超过 5%。


2008年8月,美国房贷两大巨头——房利美房地美股价暴跌,许多持有“两房”债券的大型金融机构面临重大危机。当时美国政府无法再袖手旁观,因为有几个重要机构摇摇欲坠: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 AIG 和全世界最大的银行花旗集团,已经站在了峭壁边缘。


因此美国政府注资,但并不是白给钱,而是收购了 AIG 98% 以上的股份花旗集团 90% 以上的股份。通过商业决策的形式稳定住了局势,原来的股东依旧是责任承担者,最后损失的还是他们,避免了全民为有风险倒闭的企业买单的局面,破坏股市本身自己的运作。


高西庆说,在过去几百年资本市场发展的历史上,反复看到,当每一次政府试图用自己的强力办法去跟市场对赌的话,长远来说都没有赢过。市场总是比政府要聪明。因为市场是一个没法阻挡的、大的潮流,所以政府只能想办法用引导的方式去顺应这个潮流。这个股票市场买什么卖什么,什么股票上市什么股票下市,这本身就是资源配置最重要的功能之一。


“散户化”特征源于市场不可预测


多年来,中国市场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散户化”,现有证券账户中 99% 以上为个人投资者,绝大多数资产规模不超过 10 万元人民币,80% 的日常交易由个人投资者完成。


市场散户化的特征就是投资者成熟度不高,导致市场涨跌无规律可循,非理性波动明显。



但高西庆却认为,不是中国投资者不成熟,而是受监管方式所迫,市场原本有规律可循,但看得见的手干预市场,在未来不可预测的情况下,短期行为是最理性的。


“如果完全在一个开放的,并且规则确定的赌场里的话,他一定不会去骂这赌场老板。可是如果这规则老变,那他当然得骂你了。”


“好为人师”者亦信“三人行必有我师”


证监会到中投,高西庆见证了中国证券市场的诞生和成长,也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几十年来的风云变幻,然而褪去这些要职后,他依然选择回归自己多年来从未放弃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教师



他的太太形容他“好为人师”,但他慢慢发现,自己从学生那儿学的东西,比传授给他们的东西还多。和学生在一起让自己心里保持年轻,永不满足。


教育的本质:价值观放第一位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古今中外的许多文化大家都发表过他们的见解。而高西庆认为,放在第一位的是教授价值观,这不是强行灌注的,而是潜移默化的,西方的所有教育、童话故事也都是在传递价值观


放在第二位的是教授学习方法,就是所谓的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而在此之外的知识教育,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每一天全世界的信息都在大规模地增长,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要把思想、思维方式整个改变。


要让孩子吃恰到好处的苦


在价值观教育里,高西庆有一个特别的理念,要让孩子吃苦,还要吃恰到好处的苦。


他认为没有吃过苦的孩子在未来面临挫折时将无所适从,但吃太多的苦又会让孩子对社会和未来丧失信心,变得悲观


他会带着6岁大的孩子三天骑车240公里从博鳌到三亚,从小锻炼。而吃苦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也要吃精神上的苦。


“现在我观察学生里面有时候有一些很过分的表现,其实都是跟这个家里的过度保护有关的。他到外面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结果一下就反应过当。”


现在独生子女比较多,孩子接触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的机会变少了。因此家长要尽量让孩子去接触更多的人,不必担心有冲突,孩子会自己学着解决冲突,也会观察父母是如何解决冲突和委屈的。

朴素健康,热爱生活


高西庆热爱运动,很多时候上午上班前会先骑着自行车去游泳,再到单位吃早餐,然后骑车一小时到清华教书,冬天也是这样。


早餐的内容也真实地反映了高西庆的为人处世风格:朴实丰盛,营养均衡



“愿意用老的东西,很舒服。”


对于高西庆而言,物质在他的生活中一直都没有占据很重要的地位,接受专访时,他佩戴的皮带已经使用了 40 年是他在1973年在工厂时用废料做的。



他在日常生活中尽量避免昂贵的事物和习惯。他说什么新东西都愿意尝试,但如果新东西不在他可以承受的物质范围内,就不试,尽量在便宜的东西里获得好的营养和感觉。


这也是一种人生选择。什么是够用,什么是享受,怎样才叫体面的生活,个人理解不同。


撰稿:黄雪迪

编辑:爱美丽、蒙小度


推荐阅读:

·李妮娜顶着压力复出 奥运无金仍是“雪上公主”

·武志红:告别中国式浆糊逻辑,我的地盘我做主

·他是整个亚洲文化的骄傲!纪念国学大师饶宗颐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